让父母去住安养院是「不孝」?于美人:观念不改,是要逼死小孩吗
编辑时间:2020-05-22 作者:

于美人日前在「什幺道理?」节目上讨论到老后照顾问题,拥有一对龙凤胎子女的于美人有感而发地说:「我也提倡到机构照护。」

她甚至表示,自己人生最后10年时,也要去住安养机构。理由是「这一照顾就是10年、20年,我人生最后的10年,刚好是她人生最精华的10年,我从小栽培她长大,为了就是让她展翅高飞、鸿图大展,然后我最后的10年绑住她人生最精华的10年,我这一路的栽培是什幺意思呢?」

不想绑住孩子的于美人要选择什幺样的终老方式?以下是她的自述。

我35岁才生小孩,到了70岁,女儿才35岁,正是她人生最好、最精华时刻,如果将时间完全綑绑在我人生最后的10年,要她照顾我,我觉得真是没有道理的事情。

「孝顺」应要重新解释少子化时代  观念要与时俱进

现在少子化,如果是独生子女,假如有婚姻,一个人要照顾自己父母、对方父母4个老人⋯⋯,不是孩子不愿意做,是根本不可能做到。除非,他是大企业家,有能力帮家中每位老人找一个看护。所以,是该改变观念的时候了,不改变,难道要逼死小孩吗?

所以,我年老时会选择到养老院,我可以自由选择要养老的地方,而不是被送去,这就跟换房子一样的道理,我只是换一个地方住而已。

可能有人觉得让父母去住安养院是「不孝」,但是,传统孝顺的定义应该要重新被解释。过去,社会有大家族支撑,彼此可以互相照顾,但现在处于少子化时代,观念也要与时俱进。

一直以来,我认为「久病床前无孝子」不应该是一个讽刺,而是一种体谅与了解,因为(父母)久病,真的很难要求(要有孝子出现)。我认为,所谓的孝顺是父母年老时,他们和我们都能将日子过好。

只要在他们临终前10年好好被照顾,那幺让谁照顾有什幺关係呢?这是我要提倡的信念,一直讲一直讲,慢慢形成共识,就能破除背负不孝的压力,也是放过自己的小孩。

过去10几年,我接触过如门诺医院或其他老人团体,帮助他们募款,同时也从国外案例发现,在养老机构中也能提供被照顾得很好的服务,所以我对年老时到机构生活并不排斥。

我认为人老时,还是要维持一种人我互动往来的关係,跟同年龄层的人聊天,推荐我们同时代的歌曲等等交际,而不是让外佣推着轮椅带我到公园。

50岁就要考虑老年不放手才自私  把承担留给自己

人在50岁左右就要开始考虑面对老这件事。我40多岁準备换房子时就想到有可能在这里度过老年,也意识到小孩长大,代表未来有天他们会出去,我要自己过生活,所以要开始準备了。

所以我不会买有阶梯的楼中楼,装潢时,从门口到浴室,轮椅都能通行,在整体设计时就要想到以后。另外,很多父母都拚命準备教育基金,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养老基金。其实,孩子读到大学后,就应该为自己养老存钱,到老时才有所保障,清爽无负担。

不放手才自私,放手其实是把更大的承担留给自己。只要女儿加倍幸福,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,而不是因为不孝的观念被霸凌、被道德绑架。

我只要临终时最后吃进的那口食物是甜的;如果我失智,不要骗我说我喜欢吃花生口味,其实我爱的是芝麻;死后丧礼桌上奉饭要用鼎泰丰的炒饭,而且要加酱油,无论多贵都要加。这些我都交代好了,遗嘱也立好了。

我不会忌讳谈生死,有次我还问女儿:如果我离开,最怀念我的会是什幺事?她回答:牛肉麵、滷肉饭⋯⋯种种食物名称。其实我是把问题丢给她,希望这些怀念能留给她,成为她的力量支持。每个人终究都要离别,只能祝福对方到美好的地方,如果有来生,再遇见时,才会让更好的自己与对方再相见。

在高龄化的台湾,照顾者比被照顾者更早倒下,不再只是家庭内部的家务事,而是社会共同问题。

照顾父母养老观念不孝小孩孝顺长大轮椅少子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