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性婚姻干我屁事?异性恋挺同的六个理由
编辑时间:2020-06-24 作者:

同性婚姻干我屁事?异性恋挺同的六个理由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几天前,一个连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众多公投当中,平权公投的弱势:东奥正名公投有民族归属感号召,劳权公投攸关多数人生活,而婚姻平权╱性平教育公投,很容易让一般人觉得「那只是同性恋的事情,跟我无关」。

当然,这并不是在说平权公投特别难做,其他公投都很轻鬆。我相信每个公投都有自己独特的困难。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回答:如果你不是同性恋,为什幺你要支持同性婚姻╱性平教育?

人类在历史上付出无数努力,不过我们至今尚未发现唯一正确的生命意义,也尚未发现美好人生的最理想样貌。换句话说,如果某人对自己的生活选择很满意(或者虽不满意,但他认为这已经是他能做到最好的选择了),你不能主张说,因为你看他的生活方式不顺眼,所以他做错了决定。

既然这样,关于人该如何生活,最合理的做法就是让大家在资讯充足、不妨碍他人自由的情况下自己选择。要办到这件事,我们需要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,尽可能让最多人有平等机会实现自己认为重要的美好人生。

当然,在这个开放多元的世界,看不惯同志的人会抱怨说,这社会让他们的美好人生难以实现,因为那些同志竟然可以正常结婚,过快乐生活。然而,如果你把自己的美好人生寄託在特定族群的痛苦上,你觉得是谁有问题?

反同人士特别喜欢强调自己有同志朋友,这可能让一般人忘记:你不需要反同,也可以有同志朋友。

想想你的同志朋友,你们感情很好,但他可能有一些你没有的烦恼。你从小不需要隐瞒性倾向,也不会因为特定原因担心自己不合群或被嘲笑。你的同志朋友处于困境,但你没有,这是因为你比较勇敢,或者你做对了什幺吗?并不是,只是因为我们活在一个认为同志不正常的社会。让你朋友能过得跟你一样好,你应该支持婚姻平权╱性平教育,以及其他有助于弥补社会权利、改善社会氛围的做法。

你可能想了一轮,没想到自己有什幺同志朋友。根据不同调查,同性恋的人口比例可能在5~10%,所以如果你没有同志朋友,问题可能在于你没有什幺朋友你有隐藏的同志朋友,也就是说他们可能还没对你出柜。

同志朋友没对你出柜,不见得是你做错了些什幺,可能是他根本没出柜,或者只跟自己最亲密的人(或一辈子不会再见面的陌生网友)出柜。你朋友不愿意出柜,也不是他做错了些什幺,只是因为他生活在一个认为同志不正常的社会。

异性恋会生出同性恋。你自认为是异性恋,不代表你的小孩也会是。这是一些人反对性平教育的原因。他们担心自己的小孩读了同性恋的东西之后,会变成同性恋。

能为自己小孩着想当然是很好,不过我认为反同人士错估了小孩的可能惨况。他们似乎认为,最惨的情况是小孩在开放多元的社会被「同志教育」转变成同志。这不是最惨的状况,差远了。最惨的状况是,你的小孩在一个保守封闭的社会发现自己是同志,然后痛苦一辈子(我是说,如果他有活下来的话)。

反同人士可能认为同志是病、不正常。然而现代医学对于疾病(特别是各种精神疾病)判準的讨论,越来越倚赖「会不会影响生活品质、造成困扰」。疾病是一种需要排除的身体状况,哪些身体状况需要排除,就看哪些状况会造成人的困扰。在这个社会,如果同性恋倾向令人困扰,这也不是有同性恋倾向的人的问题,而是那些排斥同性恋的人的问题,这些人共同造就了一个认为同志不正常的社会氛围。所以,如果你担心你的小孩会得「同志病」,真正对你小孩造成威胁的并不是同性恋倾向,是你。

为了你的可能的同志小孩,我们应该準备一个有包容力社会。

你可能真的没有同志朋友,也不打算生小孩。然而身为民主社会公民,我们不能说自己跟政策无关。社会的每个不公平,我们多少都有些责任。例如你家没请移工,但是你可能投票给支持对移工不利法案的立委。

当然,当选立委需要几万票,你只有一票,在这个例子里,责任分散起来还是相当轻微,但轻微责任跟没有责任依然是两回事。

如果你想当个好人,就不该让别人因为你的怠惰身陷困境。就算这不至于让你应该自愿成为个体连署点,你至少应该在其它人发表对同志不利言论的时候青他们一眼。

支持平权的异性恋有理由比支持平权的同志多出一些力,因为同志不但在日常生活处于困境,在社会运动上也有些比你更不方便的地方。我们的连署小组收到一些同志朋友的讯息,这些人很担心的询问说:他们签的连署书,在中选会核对之后,会不会被寄回老家?

他们担心被自己签的连署书出柜。

就像一直到现在都还不是所有同志都有勇气以「外人看得出来是同志」的方式参与同志游行。要在第一线参与性别平权倡议,同志需要比像我这样的异性恋多克服一道歧视氛围。因此,身为支持多元包容的人,出力容易的异性恋比同志更有理由多出力。

你是异性恋,不代表你在其他方面也跟多数人一样。地球很危险,就算你不会因为性倾向被歧视、异样眼光看待,也不该掉以轻心。这个社会不只歧视同志,我们还歧视矮个子、长得丑的人、女人、胖子、原住民,以及在《黑暗灵魂》决斗时喝水补血的人⋯⋯

这是为什幺当个别动漫爱好者在CWT阻挠平权连署,就算只是个案,依然让许多人觉得荒谬。这个社会过去对动漫没有好感,觉得是次级娱乐,一直到现在,郑问进故宫,还会被「正统」艺术媒体看不起。跟同志比起来,动漫爱好者只是早一步开始被社会接纳,并且没有被大型宗教组织仇视而已。(补充:事实上当事人已经po文道歉,并且说明自己并不反同)

若你认为同志不正常,因此支持对同志不友善的法律,那你就是在支持一个可以基于自己的价值观排挤其他人的社会。在一个可以基于自己的价值观排挤其他人的社会,你最好有自信自己不要被轮到。

如果你有一贯的政治观,可能会发现你支持重大政策、公投连署背后的理由大致相关。

例如我支持劳权公投,因为我觉得经济体制和工作情况不该让劳工没有余裕活出美好人生。我支持正名公投,因为我觉得中国人不该管台湾人要以什幺身分活出美好人生。我支持平权公投,因为我觉得护家萌不该管同志要怎幺活出美好人生。

我们很难替别人断定他要成为什幺人才正确,因此最公平的方法就是让大家在不干扰别人的情况下自己选。要形成这态势,让社会更多元、包容和自由,是正确的选择。

*这篇文章改编自我在哲学星期五和斗笠市集的短讲,谢谢他们让我有机会组织这些内容,此外,也感谢何冈骏和Lin Li给本文初稿的谘询建议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